關於部落格
雖然歷史會不斷重複,但人類永遠無法回到過去。──妮可‧羅賓
  • 636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築地俊彦─肯普法

肯普法啊~名津流的囉唆,也是很重要的一點。 他真的超愛吐槽的,真沒看過那麼囉嗦的男人(啊~阿虛也是一個)。 不過他的觀點有時候太扯了,明明已經顯而易見的話,再吐槽就不合適了。(但這似乎是他在裝傻~有點承認。) 像什麼吃醋會說不喜歡喝酸的、喜歡會變成鋤頭、男朋友變成土星衛星,我覺得實在太超過了,不過其他吐槽都還蠻OK的。 另外從名津流口中都會知道一些神秘組織,也是件很有趣的事。 第一個是「被雫大人責罵同好會」 如果是「被雫大人責罵同好會」的人,反而會要求她處罰他們吧。以前他們還發行過統整他們妄想的單行本,其中充滿著「我希望被雫大人用高跟鞋踐踏,像對待破抹布一樣對待我。」或者「希望她命令我全裸站在校門口,就算我被所有來上學的學生瞧不起,哭著跑進學生會辦公室,雫大人也只是說『你是哪位啊』矇混過去」這般令人驚愕不已的文字內容。如果真的有全日本變態選手權的話,應該都可以拿下不錯的名次吧,其中最誇張的是「如果日本遭受核武攻擊,我一個 人徘徊在成為廢墟的東京,口渴難耐正想喝最後一口水的時候,水壺卻不小心掉了,被絕望包圍,我一邊喊著『雫大人……』一邊死去是我的理想」本人根本沒出現嘛。 第二個是「『接近清靜無暇的雫大人者,殺無赦』之友會」 難道她是傳說中的地下組織「『接近清靜無暇的雫大人者,殺無赦』之友會」的會員嗎?那組織真的存在嗎,我還以為只是傳說而已。 第一個似乎是真實存在的,雫也知情的(沒有她不知道的事吧,連美少女研究會要出全彩的寫真集都知道,連名津流都替東田擔心…你的組織被人入侵了喔~)。 另外最喜歡的人,莫過於雫大人了。 完美的人類,應該可以這麼稱呼她吧?從一年級開始就是學生會長,學生會就是她的屬下,全校都遍佈她的眼線,就算是大型企業搞不好也有人脈…沒有事情是她調查不到、沒有事情是她記不住,雖說夢想當落語家,不過其實更適合她的是演藝人員、政治家、或是獨裁著…這是從名津流的資訊下得到的情報。 總是面無表情,從來沒有驚訝、嚇到的顏面神經,老是胸有成竹、所有一切都在計畫之內,所有做的事,都有其目的,這也是名津流會說她是陰謀會長的原因。 雫會喜歡名津流,應該是從名津流打敗她時產生興趣吧~之後因為跟藍色肯普法和解,與名津流接觸變多,最重要的是,因為名津流不喜歡她的緣故吧?哈哈~ 對雫的態度十分地不客氣,每次進學生會都不會敲門(以名津流的觀點是,反正雫又不會被嚇到~),跟她講話除了不服輸外,還會跟她抬槓,而且都(假裝)聽不懂弦外之音,導致雫十分地不爽(←這個也是名津流發現的,畢竟雫是面無表情的人)。 開始熱烈追求名津流,是在去過楓家之後。 在這之前,雖然有跟名津流接過吻(雫可能想說名津流會就此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沒想到名津流把它當成被狗咬到…企圖催眠自己遺忘…所以雫才進而使出了殺手鐧(但是名津流依然無動於衷…)。 唉唉~雫可是裡面跟名津流接吻次數最多的人耶~動畫裡有五次,小說雖然出現的劇情有些不一樣,但算來也有五次耶~名津流還真當做被車撞到一樣不在意。真覺得除了「上」他之外,別無辦法了…不過,這部的「動作戲」尺度也實在太大了吧?我之前看動畫的時候真的被嚇到,現在日本動畫都這麼開放了嗎?我落後這麼多了喔?(其實每個月都在FOLLOW) 不過看到小說之後,才發現,它真的是照演(除了一些加油添醋的地方…問我哪裡喔?每個看完必罵的番外篇,就是一個啊~還有SP也太超過了吧~) 即使是雫這樣的優等生也會說狠話,不,應該說,她是個直話直說的人,而且統整大家意見再發表重點,往往一語中的,再加上頭腦很好,怎麼看就是魔王級的人物。就算對一同長大的楓也不會客氣,而且也會加以利用(我真覺得楓應該不是她朋友吧~)。 像大家去楓家玩之後,雫的視線微微看了看時鐘。 「……已經這麼晚了啊。」 特地在這個時間點提出來,大概也是一種體貼吧。 「差不多該回去了。」 「妳不在這邊住下來嗎?」 沙倉同學一副驚訝的樣子說。 「我原本就是這麼打算的。」 「那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啦,反正我一個人住,每天都很寂寞啊。」 「那今晚也是一個人有差嗎?」←哈哈~這句話還真莫名的刺~不過被雫一講就覺得沒什麼了~ 第二個喜歡的是紅音,正確來說,是猛犬版的紅音,變身前的紅音實在太沒殺傷力了,連看的人都覺得氣勢很弱,如此弱勢的她,怎能在雫與水琴面前出頭呢?(不過,名津流似乎就是喜歡這種弱勢女…激起保護欲嗎?他是大男人主義嗎?) 一開始紅音出場時,就超級帥的啦~(因為是猛犬紅音)嘴巴超賤、講的話都很難聽,連雫都會皺眉頭,而且只想殺人~不管敵人或同伴(反正夥伴只是那個名津流而已)我覺得超有趣的,跟名津流的吐槽不分上下。 像一開始遇到名津流不由分說,先拿槍口對準他。「跟你這種一臉愛睏樣,看起來就是軟腳蝦的傢伙戰鬥真是一點意思也沒有。雖然事前不知道你是男生,不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她一副不耐煩的表情,眼看就要扣下扳機。 「等……等一下啦!」 我還不想被殺,因此急忙舉起我的雙手問道。 「怎麼這麼突然呀!妳是強盜嗎?」 「說什麼蠢話啊,你有看過這麼漂亮的強盜嗎?」 這年頭敢自己誇自己漂亮的人也不簡單耶。 「那妳不是強盜是什麼?」 「你說名字是吧,我叫美嵨紅音。」 「我叫瀨能名津流……呃不是啦,我是說妳那把槍!」 「這個嗎?」 她稍稍地晃動了她的槍。 「這個是我的武器,扣下扳機的話子彈就會出來把你給射穿,如果打中頭的話你又多了一個洞可以呼吸了耶,不覺得很詩情畫意嗎?」 還有在對付雫的時候,「名津流,不要躲在那種地方!我看不到那個臭女人在哪啦!」我好像擋到她了,紅音又發出怒吼,這傢伙不但聲音沙啞嗓門還很大,就算離她有一段距離,聽起來還是像她就在耳朵旁邊嘶吼一樣。(嘶啞的堀江由衣聲) 「快讓開啦!快滾!你想要你的背變成洞洞裝嗎!」 「不要一直叫啦,吵死人了!」我忍不住回嘴。「叫我躲起來的人是妳吧?她既然拿會飛的道具攻擊,妳往煙的方向攻擊不就得了!」 「彈道上有你我要怎麼攻擊呀!」 「那妳不會過來我這裡喔。」 「這樣的話被攻擊的人是我耶!」 「我被攻擊就沒關係嗎?」 「你說什麼?」… 「跑到那裡去啦?」 「一定是躲起來了,那傢伙內在跟小學生一樣,名津流,你把頭從門縫中伸出去一點好不好?」 「為什麼?」 「她可能會來砍你的頭也說不定。」 「啥?妳把我當誘餌喔?我要是死掉的話怎麼辦?」 「我會去你的墓前上花哭泣的,小楓應該也會哭泣喔,真是太好了耶。」 「一點也不好!」突然我覺得頭上有一陣陰影,沒有聲音,有誰站在那裡。… 終於看見雫的位置了,她在入口的附近,因為逆光的關係所以表情看得不是很清楚。 「名津流,快使用魔法!」 猛犬女完全不看我這邊,繼續不停發動攻擊。 「短劍就交給我來處理,快朝她的頭轟下去吧!」 「……我不知道發動方法耶。」 就是這樣,紅音可以自在地讓槍隨時出現,但是我不知道使用方法呀,只有成功使用過一次,而且也只有一瞬間而已,在圖書館那次我就為這件事煩惱過了。 「你說什麼?那怎麼辦?」 我只能說我也很困擾啊。 「應該有什麼訣竅吧。」 「這種事需要的是集中力,集中力啦!你試試看用你的手心抓住狗屎的感覺!」 這是什麼爛方法啊。…(這真的超好笑的) 「你這個沒用的傢伙!」紅音終於說了最不該說的話。 「那種沒威力的攻擊法,根本連老頭子的尿尿方式都不如!」 「吵死了!我是初學者耶!溫柔一點行不行呀!」 「初學者裡面也有大便啦!你比錄影帶店裡出清大拍賣的XXXXX型號DVD還不如,只有XXXX才賣得出去啦!」 「妳說什麼?」 看她們二個這麼歡樂,也覺得很開心。繪者Senmu說,她覺得這二人可以當不錯的搭檔,嗯嗯~同感~很合喔~
而且紅音超愛看動漫的,有些吐槽都跟漫畫有關,像是她問名津流除了楓之外,喜歡女孩子的類型,名津流想了很久說,那應該是紅音(變身前)這類型的吧~(其實他也只是從雫、水琴、紅音裡面挑一個最不會欺負他的人罷了)結果紅音馬上變身成猛犬訊問他「你不是唬弄我吧,動畫也經常說『會有第二季』結果卻沒了!」名津流被他搖(咬)的受不了,說是真的啦~紅音便說「這可是比聽到福音戰士要出新劇場版更令人高興的消息~」哈哈~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可以理解她有多高興了~或者是對變成本普法就會變淑女的紗也香說「幹麻突然用大小姐的語氣說話?是看了『瑪莉亞的凝望』嗎?」真很賤耶~她~ 另一個是水琴,也只剩下水琴了。 她應該是最晚出場,最早出局的人…雖然我也不討厭她啦~不過她實在HI的太過頭了,真是讓人難以捉模,難怪她跟雫會一下子被名津流排除在外,因為他只想跟正常人來往吧~~ 還有如果是金剛戰士的話,她應該是黃色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喜歡吃咖哩(適合狼吞虎嚥?),不過據她說法,日本人沒人會討厭咖哩。是這樣沒錯啦~我也不討厭,不過每餐都吃的話還是會…她煮給名津流的咖哩庫存,是可以多到讓雫驚訝的程度(這可不簡單啊~),名津流也說現在割開他的血管的話,流出來的應該是辛香料吧~ 她第一次跟雫對峙就處於下風(沒人能佔上風的~)。 說到一半玄關突然有巨響,砰砰砰砰,就像是江戶時代的砸場子啊。 「名~津~流~你在的吧,快開門~!」 哇,是水琴啊,不是說今晚不來嗎,有什麼事啊。 「沒反應的話我就自己進去了哦~!」 這個就免了,玄關裏即使加了鏈鎖也一定會被她輕易切斷的。甚至有可能破窗而入。 剛想開門的,門就自己開了,你這是什麼速度。 「我來了哦~」 水琴脫了鞋子想上來,我若無其事地地擋在她面前。 「喂喂……你不是說你不來嗎?」 「對啊~但是想想你挺可憐的,就來了。 」 「這個……」 「反正沒好好吃飯吧,我來給你做飯的。」 「又是咖喱……」 「別誤會了啊,作為青梅竹馬我有義務要關心你的健康狀況。所以我幫你做飯,不要別的理由的。」 沒聽說過這種義務,而且你的料理永遠是咖喱。況且現在啊…… 水琴“唰”地上來“咻”地從我身邊走過。 「喂,不要隨便……!」 「這裏就像我的家嘛~」 說什麼傻話。這裏是我的家,或者說是我老爸的家。喂,別去那裏,不要去啊。 「今晚就做海鮮咖喱……」 進了客廳,水琴的腳步停下來了。 「……會長?」 「歡迎」 雫坐在椅子上平靜地喝著麥茶。咖喱烏龍麵好像吃完了。 水琴站著硬直了,半開著口。臉一下子紅一下子綠,偶爾還變變黃色,就像紅綠燈啊。 「……你為什麼在這裡啊!」 「你問為什麼我也很困惑呢,我也很不可思議近堂同學為什麼來。」 「我是青梅竹馬啊!這是日本的常識吧!」 「沒聽說過呢」 雫的口氣沒有動搖,一如既往很有膽量。另一邊水琴已經像爆發前的火山了。 「名津流!」 「是,是」 「是你讓會長進家裏的?」 「與其說是我讓她進來的……」 正確說法是雫她擅自進來的,如何侵入的至今還不知道。 水琴的眉毛抽搐著,這傢伙生氣的樣子其實蠻可愛的,但是現在壓迫感更勝一籌。 「什麼?明明會長在名津流你還讓我進來?故意氣我的嗎?」 「你是自己進來的吧……」 「那你要阻止我呀!」 阻止也沒用吧——想這樣說卻沒說出口。因為這傢伙的手已經伸過來掐我的脖子了。 還有之後跟雫聯手的情形, 這個青梅竹馬一直都呆呆的,所以也沒能察覺到自己。不如去嚇嚇他吧,於是乎悄悄尾隨其後,則見他走進了食堂,似乎是要吃飯。 虧我還在你家做好咖喱,不吃嗎。憤慨的水琴稍遲走進了食堂。打算在他吃飯的時候逮個正著說教「給我吃咖喱啊!」。 一看名津流桌子邊還坐著紅音。哎呀呀,於是接著看後發現沙倉楓也來了。 看到青梅竹馬這麼受歡迎,水琴怒火難耐,她想,既然如此我就直接坐到他身邊去。 此時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站在身後的是雫,她巧妙地壓著水琴的肩膀是她無法動彈。 「會長」 「最近經常見面呢」 水琴回答「這是我的臺詞吧」,還真是神出鬼沒的女性。 雫也看著食堂的角落。 「瀨能同學和美嶋同學呢。」 「那個白癡總是呵呵哈哈的,既然要呵呵哈哈麼也該對我啊!」 「冷靜點。」 「沙倉同學也在真是太不爽了,那個人明明只對女的名津流有興趣。」 「且不管楓的嗜好,現在是好機會。」 「什麼啊,把名津流踹飛嗎。」 「怎麼會」 雫對水琴說「我們出去吧。」聽口氣不容拒絕。 兩個人倚在食堂外牆上。 「……會長」 「什麼事?」 「為什麼要阻止我」 「啊啦,我有阻止你嗎?」 一如既往冷靜的表情。似乎在說著「我對你為什麼會這樣想很有興趣呢」。 「你有啊,剛才想質問名津流的『你就這麼討厭我的咖喱嗎!?』這樣子。」 「不是討厭吧,只是有可能吃膩了。」 「怎麼會有日本人會吃膩咖喱呢!」 「是近堂同學太極端了,而且即使質問咖喱一事也只是當場結束的話題吧。」 「哎?你說什麼?雖然是當場就結束了但是不說就沒意義了吧。」 真奇怪,水琴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她的感情回路幾乎都是一直線的,想到的事情如果不立刻執行的話於心難忍。(我覺得某種意義上,水琴跟名津流的等級是一樣的,所以雫跟她講話,應該也覺得挺有趣吧~~看的人也是如此啦~) 「近堂同學」 雫以提醒後輩的口氣(實際上也是如此)說。 「前面不是說瀨能同學可能要和美嶋同學約會嗎」 「嗯,會長你也懷疑的吧」 「說懷疑什麼的不大好聽呢。」 「但是你就是在懷疑吧。」 「我不否定,所以有在這裏等的必要。」 雫如此說道 水琴對此無法理解,看來雫自己有自己的想法。這時候就能切身感覺到名津流幾乎成為口頭禪的那句「會長是不得了的陰謀家」。 嘛~我覺得她跟雫聯手也不錯啦~出乎意料地,雫很會控制水琴的想法,而且雫說的話,水琴也聽的進去,雖然水琴退出了名津流爭奪戰,不過,不愧是雫的夥伴,她竟然說向名津流推銷雫的優點!(雖然也沒有貶低紅音的價值,不過她似乎比較站在雫這邊喔~)而且雫也真心為了保護水琴而生氣,超帥的~雫大人~認真戰鬥的話,幾十個肯普法都不是對手~我覺得雫應該也了解到同伴的好處了吧~雖然他總是一個人就能做得完美,不過有同伴可以聊聊也是很棒的。 沙倉楓,名津流最喜歡、我最討厭的角色。 反正乖乖牌的弱氣女,本來就不是我的涉獵範圍。小說出到五、六集她的存在感越來越薄弱,要不是打著「名津流喜歡的女人」的稱號,她早在名津流爭奪戰中被淘汰了。她喜歡名津流卻對男的名津流視若無睹,可是名津流卻莫名地不肯放棄。 「男的名津流同學邀請你……」 「我會拒絕的,雖然都叫名津流,但是和女的名津流同學完全不能比。而且她還是我的情敵。」 「……」嗚嗚……剃刀,有沒有剃刀。我記得是割頸動脈最保險吧。 有鑑於此,在第7集有了重大的發展。她似乎是肯普法戰爭的黑手,說不是調停者,卻很接近的存在,而且有著善、惡二面的不同人格。因為最接近調停者,讓她有可以操控肯普法的能力,像是名津流、水琴都受過她的控制(如果真要說的話,操控雫,一切就結束了。貌似雫很不容易得逞。)。因楓的腹黑化,使得劇情很快就迎向最後的戰鬥。戰鬥之後,肯普法似乎就會消失,而可惜的是猛犬紅音也會不見,大家都會回歸正常的生活,名津流應該也會從三個(應該是二個)挑一個交往,唉唉~看到第12集的封面後真的有種不好的預感。
該不會是個跟紅音(弱)交往吧~雫還真的輸了… 雖說,就算不跟雫交往,我也不會覺得怎麼樣(我搞不好是『接近清靜無暇的雫大人者,殺無赦』之友會的成員喔~),只是之前看到雫告白後,真覺得名津流如果不選擇雫就太蠢了,而且雫的話雖然只是很坦率地表達她的心情、想法跟願望,可是卻讓我一整個感動到不行~真的有如每個字都打在心上,全身雞皮疙瘩地顫抖~~如果名津流還不接受的話,我只能說,很可惜。 不過,如果真的名津流跟雫在一起,相處模式也不難想像啦~應該就像阿良良木跟戰場原那樣吧~哈哈~被吃得死死的。 這部如果真要看的話,我覺得還是小說會好一點。
動畫雖說畫質不錯(但崩壞的地方也不少),不過劇情太灑狗血,也把很多對話給刪了(自己加了新的對話),還有之前說的,惡搞的番外篇,去死吧~ 但能看到角色自己動起來,也是不錯啦~不過,裡面內容草草結束,接續下去也有點困難,就應該如紅音說的,沒第二季了吧~
然後漫畫喔~ 我覺得畫得不是很好耶~畫技什麼的是還好,但整個感覺就是不對。 應該說看了Senmu的插畫之後,其他人畫的就覺得沒那種感覺。高傲的雫、爆走的猛犬紅音、扭捏但很漂亮的(女)名津流、腹黑楓…老實說,我第一次看她的畫有種受到衝擊的感覺。一開始很難接受這樣的畫…(很難說明為什麼,就是覺得無法接受)但看久了就愛上了,還覺得就是要這麼畫才好…我真的很難表示啊~ 所以,漫畫老實說,不怎麼有趣,也許是看過小說了,分鏡、畫技、表情沒有特別優秀下,會覺得是一部普通的校園戰鬥漫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