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雖然歷史會不斷重複,但人類永遠無法回到過去。──妮可‧羅賓
  • 6364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瑪莉亞的凝望マリア様がみてる─第四季第十二話 - X字記號

這集的著重點就是情人節尋寶了~ 終於來到二年級的祐巳一群人,從去年的參加尋寶者,變成了被尋寶者(當然也有這個二年都例外的志摩子)。啊啊~真是感慨萬千啊~~從一年級那個毛毛燥燥的花蕾妹妹,今年變成的有點穩重的花蕾,那個站在那裡的人,真的是祐巳嗎?我很想懷疑啊~(至於由乃跟志摩子一點都不用擔心,雖然由乃有點孩子氣,不過跟志摩子來說,都是大人了~以外表來判斷) 上一集,由於瞳子的誤會,導致她跟祐巳出現一點代溝,這集延續前言,不過不同的是,採取放任政策的祐巳並沒有什麼動作,反倒是祥子跟乃梨子很積極地在暗地運作…(這就叫表面上風平浪靜,其實波濤洶湧?) 雖然在情人節這天獨佔祐巳一人的巧克力,不過其實很擔心(妒忌)默默關心瞳子的祐巳的祥子大人,決定好好修理瞳子一番,哈哈~(昨天莫名奇妙被找出去,又被瞳子質疑,這口氣可不能就此嚥下了~的氣勢) 於是乎~便向瞳子下了戰帖,挑戰看誰先找到祐巳的卡片。祥子大人的那句發語詞真是帥啊~劈頭就說「你想逃避啊?」個性銳利的電鑽頭,就不可能忍氣吞聲下去了。不過與其說是戰帖,倒不如說祥子大人單方面在推銷祐巳的優點,講得好到我不禁以為~那人真的是祐巳嗎?(我想到的是唐太宗的丞相魏徵) 但那些話我覺得很不錯的,一直以來大家都只看到祐巳追逐著祥子,從來不知道在祥子眼中,祐巳的評價有這麼高,真讓人覺得~祐巳死也可以瞑目了… (其實祥子大人是個很嚴厲的人,能在她的眼光下被認同是件很幸福的事。不管是被認為對手或是鏡子都是~) 這一段有貼過,在「新竹電影日+輕小說」 http://blog.yam.com/christa/article/17657508 另一段的重點就是乃梨子的友情。 其實,從上一段開始(應該說,瞳子陷害她跟志摩子的時候起吧~)乃梨子似乎對瞳子就十分關照,尤其不斷當祐巳跟瞳子間的紅娘,豈知道要搭好這座鵲橋竟然耗時又費力… 乃梨子在這段裡,著實扮演著重要角色,原本要尋找志摩子卡片的她,也因為想幫姐姐的忙,而退居工作人員,我想她另一方面也想幫瞳子吧~(不然她怎麼可以阻止在翻白地圖的瞳子,並適時提醒瞳子說,「祐巳大人不在這個地方!」我真覺得她這是一與雙關~~ 啊啊~祥子大人被同夥人出賣了…) ---------------------------------------------------------------------------------------------------- ——空白地圖。 打開玻璃拉門,抽出一冊。這些似乎是作為資料留存下來的,所以沒有記入任何的東西。即使因為製作的年代久遠,紙張上已經有了斑斑的茶色痕跡,但仍然是保持著最初的模樣一直在這裏沉睡著。 瞳子又抽出了下一冊。在翻完了所有頁後,又抽出下一冊。 心怦怦地跳著。應該就在這裏的希望,和如果沒有的話該怎麼辦的焦躁,此起彼伏地交織在一起。 明明頭腦中命令著要冷靜,但是翻著書頁的手指,違反意志擅自地行動著。於是,漸漸地越翻越快。 「很遺憾沒有在那裏喲。」←這算不算犯規啊? 這句話傳到耳朵裏的時候,正好是翻完最後一冊書頁的時候。 「似乎是這樣呢。」 瞳子把空白地圖放回架子,關上玻璃門後轉過身來。在那裏的是乃梨子,這在聽到聲音的時候就知道了。 「空白地圖有什麼特別涵義嗎?」乃梨子問道。從乃梨子的位置應該是只能看到瞳子的背面的,但卻說中了是「空白地圖」。明明覺得對這間房間的熟悉程度,應該不至於到在什麼地方保管著什麼東西之類的都能夠全部掌握的地步。 沒有在那裏。既然乃梨子這麼說了,紅色卡片一定是被藏在別的地方吧。 那麼為什麼,乃梨子會出現在這裏?難以想像會是從教室尾隨著瞳子來的。按理說她應該是在薔薇之館的。 「在祐巳大人與瞳子之間,有著關於空白地圖的插曲嗎?」乃梨子再一次問道。 「——」如果是乃梨子的話,即使被知道了也沒有關係。但是瞳子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怎麼說才好。 對於沉默,大概是被理解成了表示不想談起這個話題的意思,所以這次的問題改變了。←這是動畫無法表現想法 「瞳子認為祐巳大人是想讓瞳子找到而選擇卡片的隱藏場所嗎?所以,才來到這裏?」 正是如此。真不愧是乃梨子。即使是不知道空白地圖的含義,還是推斷出了在校內有空白地圖的場所社會科準備室,就連瞳子來這裏的理由也說中了。 「是在嘲笑我的自負嗎?」對於瞳子的反問,乃梨子帶著鄭重其事的表情否定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祐巳大人為了瞳子而藏在這裏,如果瞳子是這樣想著的話,那麼我就不得不告訴你了。」 「告訴什麼?」 「瞳子,太小看祐巳大人了。」這句話,刺痛了瞳子的內心深處。因為前幾天,也被祥子姐姐大人說過類似的話,所以也許更增加了這份痛楚。 小看祐巳大人了。 「祐巳大人是非常地重視瞳子,但是,並不是僅僅只是關注著瞳子的那樣的人。」因為是紅薔薇花蕾,而且也已經成為下一期的紅薔薇大人。——乃梨子的眼中,這樣說道。 「我是知道的。現在的瞳子,一定就像是在這樣狹小的房間內尋找著祐巳大人似的。但是,不管怎樣尋找,祐巳大人也不會在這樣的地方。祐巳大人,遠比瞳子想像的要高大得多,是這個房間所無法容納的程度的高大。所以瞳子是無法看到的。」乃梨子吸了吸鼻子。 「不明白祐巳大人的心啊。」也許在哭泣著。但是,為什麼乃梨子要哭呢? 「是喜歡上瞳子的人對吧?應該是值得瞳子依靠的人呀。為什麼不相信自己的感覺呢?為什麼不直接地去面對面呢?」乃梨子抓起瞳子的手緊緊地握住。就想上一周星期六的放學後,在中庭時瞳子所做的那樣。 「那個時候,我認為瞳子是想從這種狀況中擺脫出來的。不是嗎?」 「——」 「但是,如果總是在狹小的地方一個人停滯不前的話,是無法觸摸到祐巳大人的內心的。那樣的瞳子,是絕對無法找到祐巳大人的卡片的。」乃梨子放開瞳子,用手背直直地從自己的臉頰擦拭到鼻子。然後也許是滿足於這番傾訴,向出入口的門走去。 打算就這樣離去嗎?瞳子,在朋友的背後問道。 「不僅僅只是來說想說的話吧?」乃梨子停住腳步回頭說道。 「因為是朋友啦。即便是不想說的事情,也不得不說呀。」… ---------------------------------------------------------------------------------------------------- 節錄小說一小段,我挺喜歡這段的,不管是動畫或小說都是~~ 在這個戰場裡,明顯被忽視掉的黃家,在這集,因為大人不在家,令才剛考完試回來就被由乃連環罵的無話可接…唉唉~雖然令很可愛啦~(那個小舉動)不過,被當成緩和現場氣氛而一下帶過,還真是~可憐?
白薔薇家,隨時都可以進入二人世界,所以我是一點都不擔心。(而且乃梨子在這裡可是大大有用)志摩子像是什麼都知道的萬事通,默默在乃梨子後面支持,真是可靠啊!
不過去年為了找祥子跟令二人的卡片,又是爬窗戶又是躲人的祐巳跟由乃,結果今年令去考試不參加,而祥子大人又悠閒在薔薇館喝茶聊天,祐巳跟由乃難道不會心理不平衡嗎?早知道祐巳應該把卡片藏在薔薇館的屋頂,讓祥子拿不到~哈哈(這是我唯一想到祥子的弱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