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EN◎●

關於部落格
雖然歷史會不斷重複,但人類永遠無法回到過去。──妮可‧羅賓
  • 633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WHITE ALBUM 2


A、B都喜歡男主,男主一開始喜歡A,但B先告白後,男主覺得A追不到,B也不錯,所以就跟B交往,然後告知A。A知道之後,恭喜B跟男主,自己受不了男主被搶走,逃到國外,出國前跟男主講說自己很喜歡他,男主知道後,很後悔沒選A,為了留下跟A的回憶,所以發生了關係,A離開之後,男主活在背叛B的大學生活,序章落幕。

其實交代完之後,發現劇情十分簡單易瞭,
序章是固定劇情,無法選擇、也無法改變,男主無法在B跟他告白時拒絕她,也無法在與A發生關係前迴避她,一切的一切,就是為了營造男主是個背叛者,A是個小三的事實。
但其實很奸詐的是,B才是小三,她是知道A跟男主之間關係,為了避免A與男主在一起,才硬是夾在他們之中,如果不這麼做,被排擠的會是她(B)。
如果就只針對序章來說,A對男主的感情,應該是凌駕於B之上,B是為了不讓三人的關係改變,才跟男主在一起,而A則是愛男主愛的要死,也痛苦的要死,所以才選擇離開,離開時知道可能不再會跟男主見面,所以才發生關係,單對序章來看,B是個賤人。


之後終章,
男主跟B一起在大學中生活,因為懷著對A的情感跟對B的背叛,不自覺得疏遠了B。此時有其他C、D、E的女角可以選擇,只要選擇了B以外的角色,男主可以過著不再跟A、B有交集的生活,也真正的告別高中三角戀的痛苦回憶。但只要選擇了B,選擇面對自己曾經背叛過的女友,再一次跟她在一起,B一直都在等著男主回來,也應該說,她對男主瞭如指掌,B的存在就是男主的疙瘩,迎向她就是在一起,逃避她就是不堪的過去,B也一直知道,以男主的溫柔跟責任,一定會對她有個交代,且A已不在,除了她(B),沒人可以搶得走男主。
終章是A不會出現的篇章,正確說,是不會出現在男主面前的篇章,一直與男主擦身而過,而B在終章也是個受虐的角色,因為男主一直在迴避她。(如果A在終章出現在男主面前,女一角絕對是她了,但這選項,沒有出現過)

選擇B之後的-最終章。
B與男主交往2年,終於要跟她求婚了,此時遇到了A,這時世間情就開始上演了。
同為正宮的二人又開始爭奪男主,但與序章不同的是,此時佔上風的是B,她取得了正妻的名位,而且還論及婚嫁,相較之下,A比序章更加的小三。
此時就是抉擇的時刻了,喜歡A就選A的結局、喜歡B就選B吧,沒有什麼最後了,這就是最最後的結果。
然後把A代入冬馬和紗、B代入小木曾雪菜,回合就結束了。

以上是劇情介紹,以下講講自己的心得:
本人是冬馬派,所以沒有玩過B的結局,即便玩過C(和泉千晶)、D(風岡麻理)的故事之後,我還是一點也不想觸及B(請容我對E杉浦小春這小蘿莉沒什麼興趣),應該說就劇情而言,我對於B這角色厭惡到極點。

有沒有這麼嚴重啊?


應該是自己的心情反射吧,因為自己本身跟冬馬很像,她的遭遇也很像,所以十分能夠理解冬馬的心情,如果自己的心意不能表達,就持續的等待、等待,等待到可能被發現的一天,我對於曜子(冬馬的母親)的一句話印象十分深刻。當時男主跟曜子說,可能在與A分開的五年中,她已經忘了他,開始認識其他新的男生也說不定,曜子跟他說,他每天都彈10的小時以上的鋼琴,她並沒有逼A這樣做,但是唯有在彈鋼琴的時候,才能與他(男主)交談,這五年來一直如此,所以A絕不可能忘記。
A真的是如此笨拙,笨拙到這麼傻,真的是一句比一句虐心。五年其實沒有很長,對我來說,等五年也覺得還好,只要喜歡的人願意回心轉意,再等五年也可以。冬馬的感情其實沒有這麼難理解,只要男主選擇她,他什麼都可以放棄,鋼琴、故鄉、甚至是她唯一的媽媽。


我僅次於冬馬喜歡的角色,就是她媽媽曜子。
雖然在序章,從冬馬口中得知的曜子,是個沒有盡到母親責任的母親,不過,如果以客觀來說,那應該是冬馬的傲嬌,雖然曜子沒有陪在冬馬旁邊,但是就情感上來說,她是這世界上對於她女兒給予最高評價的贊助者。
曜子跟男主說,她可以給冬馬她想要的生活,如果她想要彈鋼琴,她可以繼續走鋼琴家這條路。如果她不願意,她可以供給她,即使不工作,這輩子也衣食無缺,她可以完全走他自己想走的路。(如此自由的媽媽,哪裡找?)
不過冬馬應該只是想跟曜子一起生活,想要得到曜子的認同。再跟男主的訪談中,冬馬曾說,曜子是她的母親、她的師父、她的敵人,做為母親,她沒有做過一樣像母親的事情,她的鋼琴是她教的,卻也不是她教的,但卻是她永遠也無法超越的敵人(鋼琴上的成就)。但她說著這些的冬馬,卻是平淡且溫和的,因為即使如此,曜子對她的關心,是無法用一般常理來判斷的。
當(如果)男主選擇跟冬馬在一起時,代表他又再次背叛了B,這時他面對千夫所指、如同過街老鼠一般,B的家人無法原諒他、男主的朋友群無法理解他,他將會失去一切,必須離開日本,跟冬馬一起去國外生活,也等於丟了工作,這時唯有一人用理性跟他說話,曜子說,其實他希望的是,男主狠狠的拋棄A,讓她自己站起來,但是她(曜子)卻很感謝男主最終選擇了A,因為那是她畢生最高的傑作。(曜子媽媽的話,真的是很偉大啊~)因為冬馬把男主的生活破壞殆盡,於是她說...


其實我對於母親這角色,真的有很深刻的感觸,雖然是自己的原因,但是對於母親為自己小孩犧牲、無怨無悔付出這件事,總是會讓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直至到曜子生病倒下之後,冬馬的反應真讓人想哭,啊啊,不是,已經哭了。
冬馬與曜子的對話,通常的都是鬥口比較多,應該說是她們因為分隔已久的相處模式。當曜子講到將來冬馬要獨立這件事,冬馬總是說曜子可以活得她比長久,完全不用擔心的事情。可是當曜子倒下的時候,正好是男主跟B訂婚的時候,這時她突然覺得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依靠了,她就是獨自一人了。這段對話真的很有趣、也很感人,冬馬跟母親講說「你不是說話會一直陪著我嗎?不是說會長命百歲的嗎?」曜子說「人本來就是有先來後到的,會相信這種話的人才有問題吧?」此時冬馬就開始大哭,跟曜子說不要死,不要離開她...這時曜子慌了手腳,說冬馬在嬰兒時期也沒哭得這麼慘啊~並「答應」她,她會「一直」活下去。這種無理的要求,真的很像母親得會幹的事,像是曜子不想讓冬馬發現她生病,當冬馬問她是不是瘦了,還會大吃特吃的補回來,這種種的舉動,真讓人覺得,嗯,這就是媽媽,女強人版的媽媽。


我很喜歡曜子這個角色,雖然在選擇不同角色時,都會有該角色的摯友出現,像是選C的時候會有團長、選D的時候會有酒友,而男主的好友應該就是武也了,直到最後,還是不相信男主會選擇A而拋棄B,雖然朋跟奈緒只是一味的指責他,只有武也不只罵了她們二個,一直求男主回來(雖然最後是無法回頭)。B的話,好友應該是朋...吧?奈緒感覺起來就不是一個好麻吉,從頭到尾一直在靠夭,而且最最一開始在序章時,奈緒還有問B說,是不是喜歡男主,B說沒有,只是喜歡三人在一起,奈緒說,如果喜歡男主的話,最好要快一點。後來B迫使男主跟他告白後,也逼A離開了日本,這時B有跟奈緒講這件事,她說這都是她害的,奈緒(像是要幫好友講話一般)說,「怎麼可能有人這麼純情?喜歡的人被搶了就逃走,是小學生嗎?」怎麼說呢,這句話就可以感覺到奈緒這人不討人喜歡的個性了,全都以自己的中心為思想,應該沒有人是她好友吧,難怪榮登不受人喜歡的角色之一。

繼續講A的結局。
讓A跟男主在一起的結局,是二人一起贖罪的結局。因為二個人都背叛了B,雖然二人在一起是幸福的,但是不被所有人祝福,曜子除外。不過曜子將一直留在日本,不會陪在冬馬身邊。男主當冬馬的經紀人,一直一直陪在冬馬身邊。
另一個結局,就是男主愛冬馬愛到壞掉的結局,夾在冬馬與雪菜的絕境中,這時冬馬會醒悟,放開男主的懷抱,自己一人離去(,而男主回到B的懷抱,繼續他的小小的幸福)。在這個結局中,男主不會知道曜子生病的事情,曜子會撐下去,把冬馬帶回維也納,也許這就是曜子想要的結局,讓冬馬懷著男主的回憶,繼續過生活下去,但實在很悲戚。


這二個結局,真要我選,我一定不管怎樣的方式,只要能陪在冬馬身邊就好,懷著回憶過下去,實在不符合我的個性,如果二者都是痛苦,至少,選擇在喜歡的人身邊,痛苦會減少一半。記得在TE中,冬馬說,如果男主死掉,她一定會陪著他一起死,她沒有辦法過沒有男主的生活。但如果是自己先死掉,男主可以繼續活下去,也可以回去找B,因為她(冬馬)的關係,所以男主要為她工作、為她生活,如果她死了,男主就可以獲得解放了。唉唉,這種罪惡感也太重了,可是直至死才肯放手,就跟雪菜說的5年了,是該把男主還給A的時候了,抱歉借了這麼久的感覺,一模一樣啊~
其實在A的TE結局中,會透露NE的結局跟B的結局,還說跟B的結局是最好,但...我不想承認...



講一點C跟D

千晶這個角色是最接近A、B跟男主的女角,如果選擇她,真的會有用最近的局外人來看這三人的三角戀。千晶是跟男主同一所高中不同班的女性,當然看過三人的舞台表演,身為戲劇社社長的她,一眼就看出三人的關係,也知道B插入A跟男主間的感情。當然大學之後,她隱瞞自己的身份,以取材為目的接近男主,她當時講了一句很經典的話「比溫柔比不過小木曾、比帥氣比不過冬馬」,所以就演不像女性的女性來接近男主,才能成功(超有自知之明)。千晶雖然演著A跟B,但又不是循著A跟B的道路。他自己改編的故事的結局,改編了B的想法,B看了之後,說這不是她,她沒有C這麼堅強,可以說是C從A跟B的糾結中,找到新的結局...而雖然男主一直被C所騙,但是只要C有一絲絲真心對他的話,他就願意跟她(C)在一起(當然是C的結局),最後當然C是喜歡著男主的,但也演繹著男主期望C的樣子...
其實從C的角度來看,可以漸漸看清這三角戀的真相。
而B的反應,也還蠻人性化的,其實她對於男主被A搶走、被C搶走,都是很生氣的。可是演繹的溫柔的小木曾雪菜,所以表現像賢妻良母的感覺,當她跟男主講說「其實我是會記恨的喔」,我才漸漸對B這個角色釋懷...啊~討厭她2年了,哈哈。



麻理,簡單說是就是一個御姐角,其實跟A、B關係都不太大,只是想說,如果換個口味,可以看看她。
其實她是個很一般的角色,跟男主的過去沒什麼交集,一開始工作只是給男主一個逃避的場所而已,而D就是剛好是工作主管。所以D不需要知道男主的過去,只要盡力照顧好傷痕累累的男主就夠了,而男主(如果願意)被這樣的溫情所包容的話,男主就會慢慢變回人類...?而在中間,D會發現,自己是A的代替品,因此憤而離開日本(剛好去國外工作),之後再由男主追到國外去同居。
整個構思其實跟A有點像,唯一不同的點是,D可以自己生活,也是個工作能力強的女強人,而A的生活力是零,全部都要由男主替他張羅。看D的劇情其實頗一般,但可能在A、B虐人中的劇情,得到一點慰藉,可以感覺的世界依然美好,「這世界可不是只有A、B二人啊~」雖然覺得E學妹的劇情可能也是類似如此吧,但E也是男主的高中學妹,也算是跟男主有一點關係,真正跟男主完全搭不上線的,應該只有D了,因此才有一種值得一看的感覺。(E也是等之後有興趣之後再看吧~應該會比A來得快~)
題外話,就從A的結局來看,當男主講到D的事情,語意因D跟A長的相像,所以才讓男主對D有好感這件事,讓A十分的不快啊~(咦?通常不是應該開心嗎?)連這種嫉妒都讓人覺得很揪心啊~怎麼會這樣。

一直覺得我沒有辦法把這篇網誌寫得很好,因為想寫的東西很多,感情也很澎湃,對於A的感情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就是跟自己很像,一直一直專注於一樣事情、一直一直的對一個人想不開,那時男主說,冬馬在三人同台的演奏之後,時間就一直沒有流轉,我的時間是否也在5年前就沒有轉動了呢?有很多想問自己的事情,就在這WA2中一直被拿出來攤在陽光下,每次觸及都讓人沒辦法承受下去。
如果哪天開竅,想玩B結局的劇情的話,搞不好還會在下面補充,但是目前經過快2年是沒有這跡象,看看自己心境何時會轉變吧~

最後聽一下歌,
我覺得裡面的BGM也是遊戲的賣點之一,除了播到爛的無法傳遞的愛戀,心はいつもあなたのそばに是描寫冬馬心情的歌,聽了只會讓人覺得更感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